全球降息潮中,有一家主要央行却独树一帜,发出“我们加息近了”的表态。英国央行首席经济学家Andy Haldane在周六发布于《太阳报》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他个人认为,小幅加息是审慎的做法,可以将通胀风险扼杀在萌芽状态,这一时刻已经接近。尽早加息将避免未来更快、更大幅度的加息的必要性。Haldane还在文章中表示,英国经济在2019年可能增长1.5%,即使不惊人,也会保持稳定。工资增长“失落的十年”即将结束,2019年实际工资将增长1.5%。由此看来,Haldane的表态主要聚焦于“英国央行需要加息以应对物价上行压力”。英国央行一直密切关注公众和金融市场的物价预期,因为一些经济模型 显示,对未来通胀的预期在影响薪资需求和企业定价决策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而由于退欧前景并不明朗,英国面临的通胀压力正在抬升。英国央行周五公布的一项季度调查显示,英国公众对未来五年通胀的预期已跃升至10多年来的最高水平,平均从2月的3.4%升至5月的3.8%;对未来12个月的短期通胀预期从2月触及的3.2%五年高点小幅降至3.1%,但远高于英国央行设定的2%的消费者物价目标。路透社分析认为,这可能表明英国民众对英国退欧后的经济前景感到担忧,因为无序退欧将导致英镑下跌,进而推高通胀。去年6月的英国央行货币政策会议上,Haldane转为支持加息,希望立即加息25个基点至0.75%。去年八月会议上,英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一致同意加息25个几点,是2008年以来第二次加息,其中Haldane也支持加息,且是英央行货币政策现任委员会成员中在当时投了加息票的二者之一。Haldane一直坚称,加息将是有限且渐进的。全球降息潮正在来临?英国央行高官的这一表态在全球当前的降息潮中如同一股“逆流”。5月初,新西兰成为了首个降息的发达国家,降息25个基点至1.5%,为新西兰历史上的最低水平。6月4日,澳洲联储 降息25个基点至1.25%,至历史最低水平,也是澳洲联储2016年8月来首次降息。澳洲联储主席此后又喊话称未来利率可能还要进一步下调。市场对美联储降息的预期也在迅速飙升。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本周二的Fed Listens上致辞称,“美联储将采取恰当措施维持经济扩张,正密切监控贸易局势对美国经济前景的影响,严肃对待通胀预期下行的风险”,被认为是暗示降息可能。今年票委、俗称“美联储大鸽”的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也表示,美联储可能很快就有理由降息,以便提振通胀。除了上述发达国家之外,多个新兴市场也采取了降息行动。5月初,马来西亚和菲律宾也完成了自2016年以来的首次降息;印度央行在本周也完成了年内第三次降息,还将货币政策立场由“中性”转为“宽松”。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

推荐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