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油短期受美豆新作种植进度影响较大,但旧作库存高企及国内豆油疲弱基本面或令其上行空间受限。棕榈油产地供应压力仍在、产销地库存转移持续,需求主导盘面边际效应递减,市场关注点转向去年二季度末偏低降雨量能否导致5、6月份马棕油产量增幅缩窄及东南亚天气是否生变。菜油短期政策市主导,菜籽进口政策放松与否是菜油市场的主要交易逻辑;国内菜油价格高企、菜豆油价差偏高限制菜油消费,叠加菜粕需求弱化,菜系或陷供需两弱局面。要点:南美大豆丰产格局不改,美豆天气市主导市场逻辑原料供应充足,国内豆油库存趋增马棕油库存高位,后市增产幅度收窄与否引市场关注国内棕油进口量处历史高位,需求能否持续放量是关键菜油短期政策市主导,关注中加关系观点和操作策略:豆油短线有美豆天气市提振,但美豆旧作库存高企及国内豆油疲弱基本面令其上行空间受限,震荡思路对待;棕榈油基本面偏弱不改,产地增产幅度是重要看点,更侧重于空头配置;菜油短期政策市主导,消息面对市场扰动性极强,关注中加关系及菜籽相关进口消息,若后期缓解,菜油政策风险升水将持续挤出、菜豆油价差亦会回归。y1909支撑5260,压力5650;P1909支撑4300,压力4600;OI909支撑6850,压力7260。一、行情回顾5月份,油脂品种间强弱有分化,豆、棕油处底部震荡,菜油震荡偏强,近期受美产区天气主导油脂强势反弹。截止5月30日收盘,y1909收高1.9%至5476;P1909收跌0.76%至4462;OI909收跌3.16%至7020。本月受南美大豆丰产、马来西亚棕榈油库存历史高位、中国积极购入大豆原料、国内油脂库存趋高等偏空基本面压制,豆、棕油处底部震荡,期间中米贸易摩擦升级虽有提振,但市场基于强弱基本面更倾向于做空油粕比,而菜油则因中加关系紧张、菜籽原料供应无实质性解决表现相对偏强。5月29日,美国作物生长报告中大豆、玉米极低种植率及降雨持续预测引发美豆跳空拉升,油脂联动强势反弹,但受基本面牵制,反弹并未持续。图1:油脂指数走势(数据来源:文华财经)二、油脂基本面(一)美豆天气市场主导,国内豆油库存趋增1、南美大豆丰产格局不改,美豆天气市主导市场逻辑南美大豆收割临近尾声,产量或较去年增加1000余万吨,南美大豆挤占
北美旧作出售、美豆出口偏弱库存高压持续,目前市场交易逻辑逐步转向美豆新作种植进度及中米贸易谈判因素。南美大豆收割临近尾声,巴西大豆收割已完成,阿根廷大豆收获进度达到85%,产量或较去年增加1000多万吨。巴西大豆方面,巴西农业部下属的国家商品公司(CONAB)在4月份的报告中将2018/19年度巴西大豆产量预测数据上调30万吨至1.138亿吨,但较上一年度创纪录的1.193亿吨减少4.6%。阿根廷大豆方面,布宜诺斯艾利斯谷物交易所预测阿根廷2018/19年度大豆产量为5600万吨不变,较上年的3510万吨提高59.5%。图2:南美大豆产量(万吨)(数据来源:wind)因中米贸易摩擦及南美大豆上市影响,美豆出口表现偏弱、旧作库存处高位,后期旧作去库存主要依赖于中米贸易谈判,新作库存因美豆推迟播种存较大不确定性,关注USDA6月供需报告。USAD季度库存报告数据显示,美豆库存达2715.55百万蒲式耳,处近五年同期历史极值,较2018年库存量增加30%。而USDA5月供需报告中则将美国2018/19年度大豆年末库存预估为9.95亿蒲式耳,创下记录高位,高于4月预估的8.95亿蒲式耳。2019/20年度大豆年末库存预估为9.7亿蒲式耳,高于分析师预估的9.10亿蒲式耳。图3:美豆周度出口累计值(吨)(数据来源:wind)图4:美豆季度库存(千万蒲式耳)(数据来源:wind)图5:美豆期末库存(百万吨)(数据来源:wind)中米贸易谈判方面,中米第十一轮谈判暂无利好消息,贸易摩擦升级。5月10日,美方对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征税从10%上调至25%作为回应,中方决定自2019年6月1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的部分进口商品提高加征征税税率。持续关注中米贸易谈判消息。美豆种植方面,受贸易摩擦美豆销售不畅、大豆玉米比值、种植期天气不佳等因素影响,多数机构预期大豆种植面积会低于去年,目前市场焦点放在农户在玉米播种延期、降雨持续的预期下,是选择弃种还是改种大豆。USDA5月供需平衡表中将大豆播种面积调低至8460万英亩,相比4月预估的8920万英亩减少460万英亩,而去年实际种植面积为8919.6万英亩。种植进程方面,截止5月26日,美国18个主产州的大豆播种进度达到29%,上周19%,去年同期74%,过去五年同期的平均播种进度为66%;玉米播种进度为58%,上周49%,去年同期为90%,五年同期均值为90%。也就是说,美豆、美玉米种植受降雨天气影响大幅低于往年同期水平。若天气持续不佳,农户可能面临继续种植但单产可能会降低、转种其他作物、申请弃种三个选择,而此选择与保险赔付及成本利润有关。目前,美豆、玉米的最终弃耕和转种规模仍然存在不确定性,关注6月11日的USDA供需报告中对新作面积和产量的调整。图6:美豆历年种植情况(数据来源:wind)图7:美豆近年种植进度(%)(数据来源:wind)2、原料供应充足,国内豆油库存趋增南美大豆压榨利润良好、大豆进口量庞大、油厂开机率偏高,需求旺季尚未到来前,豆油商业库存或趋增,国内豆油基本面偏弱。5月进口大豆库存因压榨量偏高而转跌,截止5月24日当周,国内沿海主要地区油厂进口大豆总库存量为417.96万吨,较上月同期的373.25万吨增加11.98%,较去年同期的537.09万吨减少22.18%。而南美大豆集中上市,持续给出进口利润,亦使大豆进口量处历史高位。根据cofeed预估,2019年5月份大豆预报到港723.8万吨,6—9月预估值为820万吨、930万吨、920万吨。综上,豆油原料供应充足不改。图8:进口大豆压榨利润(元/吨)(数据来源:Cofeed)图9:国内沿海大豆结转库存(万吨)(数据来源:Cofeed)图10:中国进口大豆历史情况及预期(数据来源:wind)豆油商业库存方面,因需求不及压榨产出,豆油库存重心不断抬高。截止5月30日,国内豆油商业库存总量146万吨,较上月的139.35万吨升6.65万吨,较去年同期的132万吨增加11%,作为对比五年同期均值98.76万吨。后期,大豆进口量庞大,油厂开机率偏高,油脂消费未转强情况下,豆油商业库存或趋增。图11:豆油商业库存(万吨)(数据来源:Cofeed)(二)马棕油供应压力犹在,产地增幅是关键1、马棕油库存高位,后市增产幅度收窄与否引市场关注马来西亚棕榈油局(MPOB)在4月供需报告中调低产量、调增出口,最终使马棕油库存走低且略低于预期,报告中性偏多。但报告数据揭晓之时,受中米贸易摩擦扰动及市场对后市看空情绪影响盘面反应平平。6月,马棕油出口持平或偏弱、国内棕榈油库存趋增预期不改,市场交易主线更侧重于马棕增产幅度。根据MPOB4月供需报告,马来西亚4月棕榈油产量环比下降1.4%至165万吨,是2015年以来历史同期的最高水平;出口环比增加2%至165万吨,这主要受斋月备货提振所致;4月末库存环比下降6.6%至273万吨,为六个月低点,但仍处于历史同期极值。图12: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万吨)(数据来源:wind)图13:马来西亚棕榈油出口(万吨)(数据来源:wind)图14:马来西亚棕榈油库存(万吨)(数据来源:wind)按照季节性规律,马来西亚油棕树自3月始步入季节性增产周期,不过一般增产高峰期是在7—9月,5、6月产量环比增速仍有不确定性,关注厄尔尼诺炒作;出口方面,天气回暖,产销区间进口有进口利润给出,马棕5月出口数据或较4月小幅增长,但出口未大幅放量季,综上,预计马棕高库存压制不变。具体数据方面,SPPOMA数据,5月1—25日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环比下降4.72%,单产降6.46%,出油率增0.33%;ITS数据,马来西亚5月1—25日棕榈油出口增长15.6%至139.74万吨;业内人士预计,今年剩余时间内,马来西亚库存将维持在270—340万吨区间内徘徊。6月12日,MPOB5月月度供需报告将出炉,届时关注报告与市场预期之间的差额。2、国内棕油进口量或处历史高位,需求能否持续放量是关键棕榈油产地库存高压导致进口利润窗口打开持续期高于往年,国内进口量处历史偏高状态。5月,棕榈油库存震荡小幅走升,且处历史极值。后期,进口量仍维持高位,需求能否持续放量是国内棕榈油库存的重要看点。截止5月24日,全国棕榈油港口库存总量80.83万吨,较上月同期的75.81万吨增加5.02万吨,较去年同期的63.5万吨增加27.3%。根据海关数据,棕榈油3月进口量达33万吨,环比减少20%,同比增加94%,作为对比,近五年3月进口均值为21.33万吨。根据cofeed数据,2019年5月棕榈油进口量预计47—55万吨,6月进口量预计41万吨,7月进口量预计42万吨。图15:我国棕榈油港口库存(万吨)(数据来源:wind)图16:我国棕榈油进口量(万吨)(数据来源:wind)随着天气回暖,棕榈油低位成交放量,截止5月24日当周,棕榈油总成交量31900吨,较前一周增加182.3%。而豆棕油价差方面,5月价差整体呈现震荡反弹状态,截止5月28日,连盘豆棕油价差收至998元/吨,较4月低点856元/吨涨142元/吨。图17:棕榈油成交量(数据来源:天下粮仓)图18:豆棕油价差(元/吨)(数据来源:wind)(三)菜油短期政策市主导,关注中加关系菜籽油仍处政策市,中加关系尚未改善,严格检验检疫流程已从菜系蔓延致加拿大进口猪肉及大豆领域,中国进口加拿大菜籽、菜油渠道仍受阻。近期,进口其他国家菜油的传言对盘面有扰动,但鉴于全球菜系供应结构限制,国内菜油供应偏紧不改,关注中加关系。菜籽供应方面,中加关系紧张,导致国内菜籽进口受限,而其他国家很难满足我国400多万吨的需求量。目前,加拿大、澳大利亚、欧盟及乌克兰是全球菜籽主产区,其中加拿大是全球最大的菜籽、菜油、菜粕出口国,出口量分别占全球贸易量70%、65%、70%。而我国2018年进口菜籽量达472万吨,其中加拿大占比94%;进口菜油130万吨,其中加拿大占比89%。而因菜籽出口不畅,加拿大统计局预计农户今年春季油菜籽种植面积需求减少7%。图19:近几年中国油菜籽供需平衡表(数据来源:Cofeed)图20:近几年中国菜籽油供需平衡表(数据来源:Cofeed)截止4月19日,国内油厂菜籽库存量下降至63.8万吨,较上月同期的74.4万吨减少14%,较去年同期的60.8万吨增加5%。根据Cofeed,中加关系紧张导致菜籽进口受阻,5月份大部分船期取消,仅沈恒、银翔各一船菜籽,及1万吨澳籽到港(集装箱),6月、7月也各还有一条菜籽船到,但还不确定最终是否将取消。预计需要中加关系缓解后,买家才会买入新船。图21:近年国内菜籽库存年度变化对(万吨)(数据来源:wind)菜油油厂库存方面,其库存处历史偏高位置13.29万吨,但较上月同期的13.75万吨减少3%,较去年同期的10.4万吨减少28%,五年同期均值11.34万吨。临储菜油方面,目前大约有20万吨左右,存放在甘肃、青海,对盘面的隐形压力已经很小。图22:菜油油厂库存(吨)(数据来源:wind)下游采购方面,菜油价格大幅拉升、油脂间价差扩大至历史高位,菜油有价无市,近两个月基本无成交。油脂价差方面,菜豆油价差处历史高位,豆油对菜油替代效应明显。截止5月29日,菜豆油期货价差升至1593元/吨,环比上月增加9%,同比去年增加46%,作为对比近五年均值445元/吨。图23:菜油价格成交量与价格统计(数据来源:wind)图24:菜豆油价差(元/吨)(数据来源:wind)三、结论与策略总结概述:豆油短线有美豆天气市提振,但美豆旧作及国内豆油疲弱基本面对盘面有打压,一方面,美豆新作遭遇多雨天气、种植进程大幅低于往年,但处晚播期的玉米转播大豆或弃种存不确定性;另一方面,南美大豆丰产、集中上市,叠加中米贸易摩擦升级,美豆旧作去库存受阻,而国内大豆原料供应充足、油厂开机率偏高、豆油库存处历史高位且趋增,关注美豆新作种植进度及中米贸易谈判进程。棕榈油产地供应压力仍在、产销地库存转移持续,需求主导盘面边际效应递减,市场关注点转向去年二季度末偏低降雨量能否导致5、6月份马棕油产量增幅缩窄及东南亚天气是否生变。菜油短期政策市主导,菜籽进口政策放松与否是菜油市场的主要交易逻辑;国内菜油价格高企、菜豆油价差偏高限制菜油消费,叠加菜粕需求弱化,菜系或陷供需两弱局面。观点及策略建议:豆油短线有美豆天气市提振,但美豆旧作库存高企及国内豆油疲弱基本面令其上行空间受限,震荡思路对待;棕榈油基本面偏弱不改,产地增产幅度是重要看点,更侧重于空头配置;菜油短期政策市主导,消息面对市场扰动性极强,关注中加关系及菜籽相关进口消息,若后期缓解,菜油政策风险升水将持续挤出、菜豆油价差亦会回归。y1909支撑5260,压力5650;P1909支撑4300,压力4600;OI909支撑6850,压力7260。倍特期货

推荐图文